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6-08

厨房的地板上有一个小洞,洞的那头是一个秘密的地洞。这一画面深深刻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这个地洞大约有1.5×1.5米宽。这间房子的主人告诉我:「过去,当纳粹来的时候,这里面能躲进去六个人。」

房子的主人名叫Tadeusz Skoczylas。二战的时候,他的家族就住在这里。这是一座矮小的砖瓦房,位于波兰城市Ciepielow的一个小镇里。房子的前门对着街道,后院里则是几个穀仓和几间小棚屋,斑驳的红色房顶述说着曾经拥有过的美好。

我已经在波兰待了几天了,早已体会到了这个国家厚重的历史。但这次的经历有些不同,它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我看了看这个狭小的空间,想像了一下六个人藏身其中的画面,躲避死亡的降临。足足有六个人——他们蜷缩在我面前的这个小洞里。这不是传说,不是历史书上的记载,更不是博物馆里的文物。这是真实的历史,就摆在我的眼前。

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

Tadeusz向我诉说了一段往事。

1942年的一天,一队纳粹士兵来到了这座房子里。当时,有人告诉这些士兵,这座房子里藏了犹太人。房子里登记的住户是Skoczylas一家,共10口人。碰巧,这一天Skoczylas家最小的孩子出门去了。纳粹士兵因此起了疑心,随即搜查了整栋房子。他们发现了这个地洞,但曾藏身于此的犹太人一家早已离开。

士兵们一言不发地冲进了隔壁的房子,抓了那家人最小的儿子。窝藏犹太人的处罚是处死全家,Skoczylas家还缺了一个小儿子的名额。

士兵们把这十个人带到后院,在穀仓和棚屋的前面处决了他们。如今,这些建筑依然还依然矗立着。

等Skoczylas家那个小儿子回到家里的时候,他面对的只剩全家人的尸体。

这个小儿子就是Tadeusz的祖父。之后,他仍旧住在这栋房子里。后来,这栋房子又传给了Tadeusz。现在,Tadeusz和他的母亲住在这里。

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所说的一切。当我再次在这件房子里走动时,这种感觉笼罩在心头。在我面前的,是一段活生生的历史,看得见摸得着。空气里瀰漫着一种隐形的东西,我伸出双手,似乎能感觉到它在我的指缝中流过。

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

我几个月以前才来到这。这是我第一次来波兰。从我还是个小孩子起,我就一直想要了解更多有关「犹太人大屠杀」的事情。我看了很多的书和杂誌,但我认为,纸上所言终究不如亲眼所见。

于是我首先去了位于华盛顿的大屠杀博物馆。那是在1998年,当时我效力于密尔沃基雄鹿队。那年夏天,我去往华盛顿和球队老闆Herb Kohl会面。会面的最后一天,我们都没什幺事,于是Kohl向我提议,去大屠杀纪念馆看看。我永远也忘不了出纪念馆时我的感觉——我只进去了两个小时,但却像是过了整整两天。我当时的想法就是,每个人都应该进去看看。

我经常会想起那里面的一个展厅。那个展厅很特别,挂满了来自波兰的一个小镇的犹太人的照片。那些照片排列在墙上,一直延伸至上方阳光照下来的地方。照片里90%的人都被处死了。在他们被送进集中营或者被处死前,他们会把他们最宝贵的东西赠与他们的家人或者朋友。

这些犹太人被逼迫着放弃了自己的本能,但其实他们只是想生存下去而已。正因如此,集中营里的那些兄弟之情和同志之情让人心生敬佩。这些事都在说明,人心能好坏到什幺样的一种程度。

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

说实在的,这一切其实和我关係不大。我那时是一个年轻的NBA球员,被认为是社会中的精英。但这件事让我意识到,在我的圈子之外还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。于是,我希望我的队友也能有和我相同的感觉。所以从此之后,不管我在哪支队打球,只要我们去华盛顿挑战巫师,我就会向教练申请一起去大屠杀博物馆看看。每次去的人是不同的,相同的是每个人走出博物馆的时候都会向我表示感谢。我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出来,他们都已经对生命有了不同角度的见解。

我以为我已经对大屠杀有所了解了。于是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了波兰,想要探寻更丰富的信息。但我完全没有想到,这次旅程深深地影响了我。儘管之前我看过很多很多有关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纪录片,但到了那之后,我仍然感觉到震惊。当我踏进那些大铁门之后,第一感觉是……沉重。那里连空气都是沉重的。当我站在被关押人员会经过的火车轨道上时,我似乎可以听到火车徐徐进站的声音。我不得不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才集中起精神。那的一切是那幺的直观,那幺的震撼人心。

我清楚的记得,在我们走过那些牢房和毒气室的时候,每个人都是静悄悄的。我从没见过人们那般寂静。除了细微的脚步声外,整个环境静的让人不安,郑重又可怕。站在那些见证了无数人死去的房间里,你的心会一直回想那些事件,很难安定下来。

于是,有一个问题一刻不停地纠缠着我:人怎幺能对另一个人做出这种事情?

有人能熬过去吗?熬不过去的。

这不是历史。这是人性,这是现在,这是一个活生生的课堂,教我们如何做人。

在 Tadeusz带我参观了他的房子之后,我独自在外面站了一阵子,回想着我经历的一切。

我们为什幺要研究大屠杀?仅仅是因为我们要防止悲剧再次重演吗?仅仅是因为要纪念死去的600万民众吗?是,但也不全是。我觉得,研究大屠杀还有更重要的理由。

大屠杀揭示了一个人——像你我一样真实而普通的人——会怎幺对待另一个人。

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

Skoczylas一家冒着生命危险藏起那些犹太人,不是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或者同一个种族,而是因为他们是正直、勇敢的人。他们知道,他们和躲在地洞里的那些人没有区别。他们知道,那些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残害。

我认真地问我自己:换做是我,我会挺身而出吗?

说真的,我会吗?

当我返回美国之后,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让我寒心的言论。对于我去往波兰探寻真相这件事,有些人不高兴了,他们说我应该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支持黑人社区的居民上。

他们说我的祖先会对我感到羞耻。

我知道网上鱼龙混杂,我不该关心这些言论,但这些话刺痛了我。我知道他们来自何处,知道我们的国家也存在很多问题,但这些人误解了我的这趟行程。我去波兰,不是作为一个黑人,一个白人,一个基督教徒或者是一个犹太人——而是作为一个「人」。

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

嘴上说「我去那是为了确保这类悲剧不再重演」是很轻鬆的一件事。但我去了,去探寻了大屠杀期间的真相,去弄清楚我们能从中懂得什幺。那些认为我是在浪费时间的人……他们完全不懂这样做的意义。我们不该给人贴上这样那样的标籤。给人随便贴标籤后,你就会对这个人有成见,而成见会逐渐加深,最终很难挽回。

在2017年,我们得更加努力地消除困扰着这个社会的无知,思想封闭和差距。

我记得我上小学那阵子,每个人都有几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笔友。我很高兴能从不同国家的人们那收到回应。我想知道他们是怎幺生活的,我很好奇他们的生活是什幺样子的。而现在,我认为我们已经没有了这种心思。目前看来,不管我们的本意是什幺,我们已经变得只关心自己,只担心自己的处境。

我想到了Tadeusz的祖先。他们是怎幺看待「我们」的?

他们认为「我们」包括了每一个人。不管长相如何,信仰如何。他们认为每个人都值得保护。他们愿意为了保护别人付出生命。

这值得我们永远铭记。

Ray Allen亲笔:造访纳粹屠杀集中营-不该忘却的历史